• <acronym id="61611"></acronym>

    <acronym id="61611"><legend id="61611"></legend></acronym>

        <label id="61611"></label>
      1. <code id="61611"></code>
        1. <output id="61611"></output>

      2. 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

        母親的村莊

        心香一瓣

        周 劍

        三月,又是春暖花開時節,肆虐的疫情,讓我在家里呆了一個多月,無聊至極,只能手機刷屏及看電視打發時光。偶然看到電視上一檔《好久不見》的節目,勾起我深深的回憶,更喚起了我對母親長長的思念。

        思念之船,就像那漂泊不定的云朵,牽著我紛亂的思緒,折磨得心里隱隱作痛。是的,生活越苦惱時,越是無端想起爹娘。母親離開我們已三個年頭了,每年清明時節,我都會回鄉祭母。當腳步踏在故鄉的土地上,仰望天空絲絲云彩,那久違的故鄉的縷縷清風,就像是母親在耳邊輕聲細語,撫慰著我淡淡的鄉愁。

        回到故鄉,村莊依舊,景物依舊,祖屋依舊。睹物思人,母親的各種遺物令人感慨。“啊,你回來了?”母親喚兒的音猶在,容已杳,怎不令我黯然神傷!

        村中左鄰右舍看見我回來,熱情地問長問短,為吃飯之事,東家叫、西家請。70多歲的堂叔、堂嬸放下手中的活,忙著給我弄吃弄喝的,說想吃什么就盡管說,讓我感受到那剪不斷的濃濃親情。但這一切,依然沖淡不了那份思母的愁緒。

        故鄉的清晨,是一個靜謐的世界,靜的連摔根針的聲音,似乎都能聽得見。春風一吹,綠浪翻滾,近處山巒輪廓變得更加清晰起來。清新的空氣帶著微微涼意,沁人心脾。天藍如鏡,晶瑩透亮。村口兩棵百年老榕樹,樹冠如傘,枝椏交錯,昂首云天。朝霞透過云層,露出幾縷羞澀的柔光,投射在棟棟房屋和一望無際的田野上。

        村上的年輕人大部分到城里打工去了,只留下老人和留守兒童。隨著歲月流逝,老人們像秋天的黃葉,一片片凋零離世。村里的屋檐下,只見著一些古稀之年的伯公伯母、阿叔阿嬸在悠閑地曬著太陽,頤養天年。這些老人是村中的守護神,是他們用雙手栽下春花夏綠、秋黃冬雪,用一頭白發守護村莊,以及埋在黃土下已經遠走的長輩們。

        如今,村中的路已經全部變成了水泥路,路面寬敞,路燈明亮。村里建筑基本是鋼筋水泥蓋起來的樓房,很多裝修得富麗堂皇。但為什么高大的樓房卻載不下漂泊的靈魂?人都去了哪里?其實他們很多人在廣州、深圳、南寧、玉林、北海等城市里買房安了家,只有在逢年過節以及紅白喜事時才回到村里來!怪不得村莊是這么的清靜。

        我清理了家中的盆盆罐罐,屋里干凈了許多。久不居家,有種少小離家垂年歸,客居異鄉過路人之感慨。躺在家中的老木床上,蓋著久未使用的被褥,溫馨依舊。夜晚,我夢回童年,夢到和母親在一起的快樂時光。醒來,不禁淚濕衾枕。

        母親的村莊,永遠是我魂牽夢縈的故鄉。

         

        相關文章

        高清圖集推薦

        加勒比AV无码波多野结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