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61611"></acronym>

    <acronym id="61611"><legend id="61611"></legend></acronym>

        <label id="61611"></label>
      1. <code id="61611"></code>
        1. <output id="61611"></output>

      2. 桂林油茶正成飲食文化新地標 (1/0)

        2022年01月08日 13:30 來源:廣西新聞網-廣西日報 作者:記者 李家健 編輯:潘曉明

        圖片載入中,請稍候...

        廣西新聞網-廣西日報桂林訊 近期,在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廳、科技廳等5部門聯合主辦的2021年“廣西有禮”文化旅游創意設計大賽上,桂林市油茶美食協會報送的“桂林油茶”從300件作品中脫穎而出,榮獲3個金獎項目中的“鄉村振興、綠色農創”綠色專題組金獎。

        當前,桂林正在努力打造世界級旅游城市,油茶從久居深山的少數民族食品到遍布大街小巷的尋常飲食,正逐步成為繼桂林米粉后又一新的飲食文化地標。

        “現在城里人喜歡喝油茶,也為我們的茶葉帶來了新銷路。”灌陽縣旭日生態種養專業合作社唐義旭說,高山茶葉因為適合用來打油茶,深受城市里油茶店的青睞,合作社的訂單因此也絡繹不絕。據桂林市農業農村局統計,目前全市茶葉種植面積3.7萬畝,采收面積2.6萬畝,年產量6900多噸,主要以生產綠茶、紅茶為主,占茶葉總產量的90%以上。

        從茶葉的種植到加工,從門店經營到線上預包裝產品,以及圍繞打油茶所衍生出的文旅、康養、購物等產業,無形中正催生著一條油茶食品的產業鏈。

        桂林市工業和信息化局相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桂林計劃培育一批油茶食品深加工龍頭企業,以龍頭企業帶動形成生姜、糯米、芋頭、艾葉等油茶食品配料深加工產業鏈,逐步形成產業集聚效應。同時,通過科技獎補措施,激活企業自主研發的動力,提升油茶食品生產工藝,使其更能適應互聯網銷售的需求。


         

        相關報道:

        延伸產業鏈、打造文化品牌、做強深加工——

        桂林油茶產業路越走越寬廣

        2022年元旦假期,位于桂林市七星區穿山路的陶陶記灌陽油茶店里熱鬧非凡,大家圍坐一起喝著油茶,品著點心,聊著家常,盡情享受著節日休閑時光。

        打油茶,這一少數民族的傳統美食,正逐漸成為桂林人餐桌上的生活風尚。近年來,不管是當地政府還是民間,都致力于桂林油茶食品的產業化之路,使其成為鄉村振興的強大助力,成為常態化疫情防控下文旅轉型的新動能。

        富農增收 延伸產業鏈

        2021年的秋末時節,在灌陽縣觀音閣鄉盤江村,起伏的坡地上,翠綠的茶園一望無際,處處是農民采茶忙碌的身影。遠在桂林市區的食客們不會想到,他們手中端的這碗油茶,原料來自于幾十公里外的大山深處。“看,這種茶葉可是打油茶的‘靈魂’。”灌陽縣旭日生態種養專業合作社唐義旭拿著手中的茶葉告訴記者。得益于城里人的青睞,合作社的茶葉訂單絡繹不絕。正因為如此,輻射帶動盤江村20多戶脫貧戶種植高山茶葉50多畝,人均每月可增收1600元。

        在龍勝各族自治縣馬堤鄉里市村努丹茶園,茶農在采摘茶葉。吳生斌 攝

        據桂林市農業農村局統計,目前全市種植茶葉面積3.7萬畝,年產量6900多噸。其中,龍勝各族自治縣種植面積1.7萬多畝,產量超800噸,產值近2億元;恭城瑤族自治縣茶葉種植面積為6300多畝,產量725噸,產值1.16億元。種植茶葉不僅助力桂林油茶食品產業的發展,也帶動了各地脫貧戶就業,穩定收入。

        同時,一些茶葉種植戶與產業協會、連鎖油茶店等建立直采渠道,讓茶葉有了穩定的出路。如灌陽縣大力扶持的油茶旗艦店大都通過灌陽當地的果蔬產業(電商)協會,向脫貧村的集體產業合作社直接采購茶葉。

        此外,油茶食品產業也間接帶動了相關農產品的銷路。恭城蓮花鎮桑源村村民馮艷蘭去年收獲了1萬多公斤生姜,年收入近8萬元,大部分供應給了城里的油茶店。恭城農業農村局相關負責人介紹,為了發展壯大油茶產業鏈條,該縣在油茶系列原材料生姜、紅薯、芋頭規模種植方面出臺激勵措施,2020年共獎勵80萬元,其中生姜種植每畝獎勵300元,這大大激發了當地農戶種植油茶食品相關農產品的積極性。

        打造品牌 創建旗艦店

        1月2日中午,南寧市友愛路上的一家灌陽油茶餐廳坐滿食客。該店從餐廳的壁畫到包廂的名稱,從油茶文化展示區到農特產展區,到處洋溢著濃濃的灌陽油茶文化。負責人告訴記者,作為灌陽縣引導鼓勵“走出去”的油茶旗艦店,該店被授予“灌陽油茶”牌匾,當地政府主要領導專程為其送匾。

        灌陽油茶旗艦店里,身著民族服飾的服務員展示打油茶文化。時榮林 攝

        在南寧民主路官塘,一條約200米長的小巷里就有各式油茶店20來家,桂林油茶店已遍布大街小巷。

        “打油茶的盛行,得益于油茶門店的快速擴張。”桂林市油茶美食協會會長余佳駿告訴記者,目前桂林市有10多萬人從事油茶行業相關工作,其中在油茶門店工作的就有2萬多人。

        恭城打造集民族文化、風情展示、特色餐飲、旅游休閑、養生度假、商業購物等多種業態于一體的油茶小鎮。李茂香 攝

        近年來,一些大型連鎖油茶店紛紛崛起,將油茶、餐飲、非遺文化等結合起來運作,收到了較好的經營效益。2020年,雖受疫情影響,但桂林的油茶餐飲行業卻逆勢增長,一些大型連鎖油茶店年營業額達到3000多萬元,一般稍具規模的油茶店單店營業額也在500萬—1000萬元不等。

        桂林市商務局相關負責人介紹,為了規范行業發展,桂林市出臺了《桂林油茶店建設與服務規范》和《桂林油茶》標準,對桂林油茶店共分為三個等級,即三星級(桂林油茶店)、四星級(桂林特色油茶店)、五星級(桂林示范油茶店),等級的劃分以設備設施、原料管理、油茶與菜品質量、衛生管理、安全管理、服務質量等硬軟件進行評分確定。

        為做大做強油茶門店,各地根據實際情況探索產業促進政策。灌陽縣出臺《灌陽地方飲食文化之灌陽油茶灌陽十大碗扶持暫行辦法》,對在全區各設區市開辦灌陽油茶的餐飲企業、連鎖餐飲企業或個體經營戶最高給予10萬元獎勵。目前,灌陽在南寧、桂林、柳州等市新培育了27家灌陽油茶旗艦店,分布在縣外的灌陽油茶店已有200多家。

        “一家灌陽油茶旗艦店一個月可直銷1000公斤灌陽紅薯粉,綠色果蔬經常供不應求,脫貧帶富效果明顯。”灌陽縣政府負責人介紹,下一步,該縣將堅持適度規模有序發展原則,在地市級再鼓勵扶持10—20家以“灌陽油茶”為主題的油茶體驗店或旗艦店,同時政府為這些油茶連鎖店牽線搭橋,搭建更多灌陽綠色生態有機農產品供銷渠道,努力推動灌陽油茶產業鏈與其他農產品供應鏈的深度融合發展。

        轉型電商 做強深加工

        “好久沒有嘗到這一口了,這是家鄉的味道。”在北京上班的恭城人何濤告訴記者,北方人沒有喝油茶的習慣,因此大街小巷少有油茶店,就算偶有一兩家,味道也不正宗。這讓從小喝油茶長大的他頗為苦惱,自從在網上看到有預包裝的油茶食品銷售,他便成了常客。

        在恭城瑤族自治縣舉辦的油茶文化節中,百桌油茶宴成為活動亮點,吸引千人共品油茶。甘昭琛 攝

        據了解,目前桂林市有9家較大規模的油茶食品預包裝生產企業,主要從事油茶預包裝產品研發、生產和銷售。較為流行的產品形態有濃縮茶湯、茶粉和茶膏等,口味也不盡相同。而根據恭城、灌陽、龍勝等地喝油茶的習慣和口味不同,預包裝的配料也各有差異。

        “油茶食品深加工起步晚、基礎弱。”作為這9家較大規模生產企業之一,余佳駿坦言,光靠民間企業自身力量發展,桂林的食品工業無論是生產能力和技術水平,都難有大的突破。他認為,隨著電子商務發展,油茶預包裝食品的需求勢必會擴大,作坊式的生產方式,必然不能滿足需求。借鑒其他地區食品工業發展經驗,可由政府牽頭成立油茶食品產業園,通過政策優惠,吸引油茶食品相關企業進駐,規范油茶食品深加工的各個環節,做到真正的協同發展。

        做大產業 需解放思想

        在走訪中,記者了解到,雖然油茶食品在廣西深受歡迎,但在廣西以外的地方,特別是發達地區卻尚未有知名度高、上規模的油茶店,不管是產業規模還是品牌價值,與沙縣小吃、蘭州拉面等知名小吃尚有差距。

        里市村努丹茶園。 吳生斌 攝

        桂林油茶作為桂林特色美食代表,能否通過合理的產業化道路,不斷做強產業,提升飲食文化的變現能力,產生更大的經濟效益?

        “油茶食品的產業化,還有很遠的路要走。”長期從事桂林特色美食產業化研究工作的桂林旅游學院譚興勇教授認為,油茶食品產業要做大做強,需要進一步解放思想,發揮食品科技、民俗文化和商業運作的引領作用,提升整個油茶食品的產業質量。

        譚興勇認為,桂林油茶要想走出去,必然要進行口味的研究和改良,以適應當地人的味蕾。同時,倡導油茶食品生產企業與高校、科研機構合作,提升生產工藝,使其在經過長距離運輸或長時間儲存后,依然風味不減。

        “豐富油茶食品的文化內涵也十分重要。”譚興勇建議,可以通過建立油茶博物館、文化體驗店的方式,增強食客的文旅體驗感。他還認為,未來的油茶食品還是以門店為主要產業化方向,那么油茶食品的配套產業應該被重視,特別是適合規模和標準化生產的茶點,如船上糕、艾葉粑粑等,應該盡快制定產品標準,大力培育多條產業鏈,通過龍頭企業的帶動作用,形成規模化生產,為門店擴張提供支撐。

        “任何產業的壯大,前期都離不開政府的孵化。”廣西師范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賢成毅認為,借鑒沙縣小吃的成功經驗,可由地方政府主導成立產業發展集團,打造桂林油茶公共品牌,在標準制定、人才培訓、商業模式的探索,以及品牌推廣、文化挖掘等方面給予企業幫助,助力更多的企業走出去。

        ( 1 / 0 )
        >>更多精彩圖集推薦
        加勒比AV无码波多野结衣